2014年08月01日

邂逅酒吧DJ手

2904.jpg
後海是京城小有名氣的一個地方,這裏坐落著大大小小的旅遊團酒吧、咖啡館,每到午夜,幾乎每家店裏的人都是爆員狀態,商業界的金領,企業的白領,社會憤青,各種形形色色的人均來此消遣。-

後海的藍蓮花酒吧,偶爾有聽朋友提到這裏的酒吧DJ手RAP說唱的不錯,淩晨兩點我如時而至,遠遠望去,從外觀上來看藍蓮花著其他的酒吧沒什麼大致上的差別,走進去你會發現,真是與眾不同,精簡別致的裝飾,新型奇特的設備,古典與現代結合的壁牆,外加幽藍的燈光。一切,恍若夢境一般。別以一番憶江南的風情格調。-

-

環視了下四周,我找了一個離DJ臺很近的地方坐了下來,順便招手向調酒師要了一杯vermouth+冰,放一支煙在嘴裏,點燃,灰色的煙霧、藍色的燈光將我籠罩,瞬間竟有種醉生夢死的感覺,不覺揚起嘴角自嘲的笑了笑。-

-

忽然,人群裏傳來一陣湧動,伴有掌聲、尖叫聲,順著人們的目光望去,是酒吧DJ。恩,一個外國男人。我仔細洞察了他的外貌,淺藍色瞳孔,深邃的眼神,高高的鼻樑,脖子下麵帶有一個別致的銀色十字架。恩,算不上藝術,但卻英俊,從人潮來看,他的RAP,應該不錯。我喃喃自語說。-

-

他走到臺中央,抬了抬手,示意大家安靜下來。接著說道,下麵,依然由我Joe son、為大家奏一首RAP歌曲,茶米的【反省】,希望在坐的新老朋友喜歡。跟隨節奏,大家一起舞動一起High,let's go !話音未落,緊接著下麵又是一陣尖叫聲。呵,不錯,舞臺互動很好,普通話也很不錯。我在心裏感歎道。他走向樂器,熟練的啟動音響,向所有的針灸美容DJ手一樣,一只手放在唱盤的黑膠上來回擺動,另一只手放在混合器上反復不停的切換,這放肆的搖滾節拍,流暢的排行,超強的節奏感,整個酒吧裏面一陣陣沸騰,這一切,在他完美的銜接下,漂亮ing!喬森{Joe son},這個男人,很棒!-

-

一曲下來,台下安靜了許多,只是我還在剛才的RAP中回味。-

“Hi ,你好”,喬森不知身惡魔售後坐到我身邊的,我用驚訝且肯定的語氣回應道,“恩,Joe son,你的RAP很棒!節奏感很強,超有感覺。你很優秀!”他上揚了下眉毛面帶微笑著說謝謝。順便給調酒師就是要了一杯威士卡+冰,說,我感覺你是一個很特別的女子,安靜的出奇。從我剛剛上臺到現在,你始終保持著同一種姿態,包括吸煙的姿勢,而且始終一個人。我很奇怪,他疑惑的問道。我微笑著說,我喜歡這裏的氣氛,當然,還有你的RAP,可是我並不喜歡太過喧鬧,這樣說你會不會覺得很矛盾呢?他聳了聳肩,眼睛瞪得大大的,以此來表示不明白,那一刻,他藍色的眼睛,讓我想到清澈的大海。我微笑不語。-

-

突然,Joe son把手指向旁邊牆壁上的一幅三維立體油畫,那是一個女人的背影,高挑的身材,裸背,以下身披輕紗羅裳,雖然只是背影,但卻遮掩不住她的獨特氣質與性感美。“她是Daisy,我的女朋友,前兩個月,我們剛剛分手,原因是我執意要來中國發展,是的我喜歡中國,喜歡這裏的謢膚品民族風情,喜歡這裏有酒的人文歷史,也喜歡這裏的傳統習俗,可是,Daisy,和我,終究沒有妥協,最終分手。”說完,他把頭埋得很低,用手托著,看上去,他非常難過。我突然不知所措,不知要怎麼安慰他,我示意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,我想,這種無言的安慰遠遠勝過任何話語。-

-

淩晨四點,該回去了,Joe son送我走出酒吧,他問道,我們以後還會再見面嗎?我微笑說或許吧。。-

然後我們握手,擁抱,揮手,告別。-

走出藍蓮花很遠了,我聽到他在後面大聲問道我的名字,我回過頭們大聲回應道,喊我馨子吧!
posted by damsonbaby at 20:00| Comment(0) | nu skin 如新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


×

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