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1月04日

二月春城猶飛雪

  已是寂寥添新悵,春城的二月,夜色飛雪長空,銀羽落,靜沙沙,珊瑚窗,琉璃牆,盡在雪中沾染了沉重,萬紫千紅的陽春二三月,盡被掩埋於淒涼的氤氳朦朧縈繞,趁著這模糊的夜色,靜靜的進入思念的漩渦。
  
  雲蔽月,思難送,青花臺,朱砂筆,只為你寫華美的詞,情切的詩,然而,遙在千裏的伊人,似不懂,此情難言語,給予筆墨揮欲盡,訴寫此夜是怎樣的一場相思如狂。坐看鏡中映出你的身影,這身姿如傾世塵寰,我癡癡的傻笑著,看伊人笑靨如花,卿可見,你沉默,墨染漆黑的眼眸中,就黯然神傷的落寞情愫。
  
  多日後的深夜,明珠照澈整個城市,皎潔的微光,透露著點點斑駁,拾一抹白雪在指尖凝結成冰,融化的只剩水煙浮動,是夜,這是癡心人最寧靜的時刻,只有手中一縷青絲長髮,在月光下散發出淒美的光瀾,微風穿透了回廊,飄進靜室,將手中一縷秀發彈出一陣陣無聲的搖拽,像永遠無法忘卻的笑顏如花,一撇一笑,柔中帶嬌。
  
  又是寒清夜,斟一盞茶,喜歡這淡淡的茶香味,看青茶一葉懸浮於杯中起起落落,於水裏霧裏,我卻深深沉浸於此,不覺再次黯然,醉眼迷朦,世人皆說人生如茶,大起大落,唯有淡泊,可是,我本凡身,又如何洞溪這紅塵恩怨?又怎解其中這入骨的相思漫漫。
  
  花無語,月無聲,寒夜清宵思念回,在這死一般沉寂的黑夜中,只想一個人在角落裏靜靜地獨享一份思念,不哭不笑,不悲不喜。望!蒼穹明月,可否將我的思念托於月光,傳遞於千裏之外的你。快樂時,安然若素,笑意微漾在臉龐,只因你永遠是生命中的一道永恆的風景,不近不遠。憂傷時,無多言語,只願用那幽幽筆墨在蒼白的素箋中揮霍,字跡淩亂一行行,一字一成淒。
  
  紅塵滾滾,人海茫茫,我願在這燈火闌珊等你歸來,那時,杯酒三樽,舉杯邀歸人,續上三生情緣,定一場三生三世恒古不變的約定,卿可願否?
  
  墨繪生死情,染盡離別殤!——韓墨染。
posted by damsonbaby at 12:25| Comment(0) 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書く
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
×

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